淮安法醫登上大銀幕,《秦明?生死語者》這部電影你會去追嗎?

6月14日開始上映的《秦明?生死語者》,是大銀幕上難得一見的法醫題材電影,吸引了眾多喜歡看懸疑片影迷。細心的觀眾會發現,一位淮安法醫也出現在影片中。他是來自淮陰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的民警韓旭方。

難得一見的法醫題材電影

由嚴屹寬、代斯、耿樂、郝劭文等主演的《秦明·生死語者》,改編自法醫秦明首部小說《尸語者》。該片講述被譽為“鬼手佛心”的“尸語者”秦明(嚴屹寬飾)解剖過 1000 多具尸體,從未出錯,因意外發現泡在福爾馬林里6年的“無語體師”死于他殺,引發媒體質疑誤判,被輿論推至風口浪尖之上。在尸體留下的線索指引下,秦明在實習助手嘉嘉(代斯飾)和刑警隊長林濤(耿樂飾)的協助調查下發現了塵封 16 年的雪災殺人案、誤判6年的“無語體師”他殺案、懸而無果的IT男肺炸案背后的秘密。

據了解,這部小說源自秦明法醫工作中遇到的真實案件。影片在原著基礎上,對法醫工作日常和解剖細節均進行了事無巨細的還原,制作中不僅全程有法醫學權威人士提供專業指導,還邀請了知名特效公司與道具團隊,對案發現場、傷痕、尸體、器官等進行了1:1毛發級細致的還原,為觀眾帶來身臨其境的視覺沖擊,是大銀幕上難得一見的法醫題材電影。

江蘇唯一受邀的法醫

“上個月,我就接到制片方的邀請。”17日,韓旭方告訴記者,6月13日,他如約來到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木樨地校區禮堂,參加電影《秦明?生死語者》“致敬法醫”首映禮。在活動現場,制片方向大家分享了影片的拍攝經歷和解讀。主演嚴屹寬表示,通過演繹法醫的工作日常,更加體會到作為法醫、作為公安民警的辛苦與不易。

首映禮上,韓旭方在內的5位業內資深專業法醫的現身,引發全場熱烈掌聲。“我們來自全國各地,來自江蘇的只有我一個。”韓旭方告訴記者,現場主持人和觀眾還十分好奇地詢問了法醫工作的相關問題,他們都一一做了解答。

“秦明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群人。秦明的故事也不是寫我自己,而是在寫法醫這個職業。希望這部電影能讓更多人了解我們、理解我們、尊重我們,也希望所有的法醫同仁們可以繼續堅守這份職業,堅守我們的熱愛。”原著作者、同時也是一名法醫的秦明感慨發言。現場的千名觀眾全體起立向奮戰在一線的平凡法醫致敬。

“警察中的醫生,醫生中的警察”

電影片尾播放了“致敬法醫”片段,展現5名法醫的艱辛工作歷程,其中一段是韓旭方的音像。“這種尸臭味,那個所有的衣服、頭發或者指甲都對它有吸附作用,就是說你解剖了以后,哪怕就洗過澡了,在指縫里還有很濃的尸臭味。”不認識韓旭方的淮安觀眾,可以聽到那熟悉的淮安話。

17日,韓旭方回憶說,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想當警察。1986年高考時,他信心滿滿地報考了一所公安院校,但后來被醫學院校提前錄取。幾年后,他從一名在淮陰公安分局工作的鄰居處聽說,該局要招法醫。“當時就跟激動,沒有任何猶豫就去報考了,而且考上了,就這樣干了警察。”據了解,韓旭方是淮陰公安分局第一任法醫。

眾所周知,法醫要和各種尸體打交道。又因條件所限,在不能對尸體進行搬動時,露天進行尸體檢驗、解剖,也是常有的事情。尤其是夏天,大多數兇殺案的尸體,已經腐敗變臭,蚊蠅密布。工作的時候,法醫全身浸泡在汗水中,混合著尸臭的衣物,也經常是濕了又干,干了又濕。韓旭方在剛工作的半年里,他每解剖一個尸體,夜里面都會夢到尸體當時的情景,甚至夜里會驚醒。

從警23年來,韓旭方參與過2000多具尸體檢驗,鑒定過上萬次活體損傷,參與偵破大要案件300余起。“其實我的工作沒有電影上那么浪漫、驚心動魄,跌宕起伏,只是默默做著自己本職工作。”韓旭方說,干法醫工作一定要如履薄冰,要誠惶誠恐地干每一件事情,因為稍有不慎就可能放掉一個犯罪分子。

很多人不理解法醫,連韓旭方的兒子也曾很好奇地問:“爸爸,你到底是醫生,還是警察?”韓旭方想了想,簡短地答道:“我是警察中的醫生,醫生中的警察。”

融媒體記者 劉權

融媒體編輯 胡凌軒

通訊員 文松

118篮球比分直播